歐盟城市綠色基礎設施簡述及對我國的啟示

2022-03-16 作者:創始人 來源:創始人 瀏覽: 1 次

歐盟空間觀測網(ESPON)于2020年5月發布了《城市綠色基礎設施》報告。報告指出,綠色基礎設施由相互關聯的綠色和藍色空間(如公園、行道樹、綠色屋頂、河流等)組成,它們為城市地區保護和支持生態與文化功能的完整性提供了解決方案,促進城市更加綠色和可持續發展。近些年來,隨著我國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在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同時也造成了比較嚴重的生態和環境負面效應。因此,借鑒歐盟成熟的綠色基礎設施建設經驗,對于我國綠色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城市可持續發展和生態文明建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本文對歐盟綠色基礎設施的定義和意義、狀況、建設的影響因素、實施綠色基礎設施的主要工具、實施案例等方面進行總結,并對我國城市綠色基礎設施用地情況與歐盟城市綠色基礎設施用地進行了對比研究,對我國城市綠色基礎設施建設提出建議,從而促進我國城市綠色基礎設施建設。

1 綠色基礎設施定義和意義

在過去的幾十年里,綠色基礎設施在空間規劃、政策和研究方面的運用越來越廣泛。不同地區綠色基礎設施內涵有所差異,歐洲一般是指基于自然的,由自然區域和綠道、公園等半自然區域組成,為人類社會提供生態、經濟和社會效益,保障人民生活質量的空間網絡。在城市地區,綠色基礎設施可以由綠色和藍色的空間組成,如公園、行道樹、綠色屋頂和河流等。英國和德國在綠色基礎設施方面研究較早,英國于2009年出臺《綠色基礎設施導則》,其綠色基礎設施由城市及城市周邊區域的綠色開放空間組成,強調綠色開放空間的數量、質量、連接度,以及為人們提供的經濟與生態效益。德國于2017年出臺《聯邦綠色基礎設施概念規劃》,明確提出德國綠色基礎設施規劃是以自然保護區、國家自然文化遺產、特殊生態功能區(河漫灘、海洋、城市居民點等)為基本對象,以實現自然生態環境保護和生態系統服務提升為終極目標的可持續工具。

2020年9月14日,中歐雙方會晤,指出要打造中歐綠色合作伙伴,建設性參與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和保護全球生物多樣性多邊進程,為推動全球可持續發展作出貢獻。綠色基礎設施建設便是合作的一大契機,其合理布局可以增加城市的防洪能力,改善熱島效應,促進生態系統的恢復,直接推動城市的可持續發展。

2 中歐城市綠色基礎設施建設比較

2.1歐洲城市綠色基礎設施

ESPON“綠色基礎設施:為促進國土發展,加強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項目,運用歐洲哥白尼計劃提供的土地覆蓋/土地利用城市地圖數據集,對城市核心區(包括通勤區)的綠色基礎設施進行了評估,其中包括所有可用的綠色和藍色空間。

城市綠色基礎設施評估結果表明,許多歐洲城市(包括通勤區)綠色空間占比較高,擁有80%以上的綠色空間。從地域空間上看,英國、比利時、荷蘭、盧森堡、德國和歐洲東北部(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城市核心區綠色空間占比較低,西班牙和斯堪的納維亞城市核心區綠色空間占比較高。

本研究為了分析城市腹地在提供綠色空間方面的重要性,計算了城市核心區內的綠色空間份額與通勤區中的綠色空間份額的比率。1.0表示城市核心區和通勤區擁有相同的綠色空間份額;低于1.0表明,通勤區的綠色空間份額比城市核心區多;高于1.0意味著城市核心區的綠色空間份額比通勤區多。

總的來說,歐洲城市周圍的綠色空間比城市核心區更多。大約100個城市,城市核心區的綠色空間份額等于通勤區份額值,意味著綠色空間分布較為均勻。城市核心區的綠色空間份額超過1.0的城市大多數在英國和西班牙。

2006-2012年,歐洲多數城市的綠色空間較為穩定或者有所減少。其中,中歐和歐洲西北部(尤其是比利時、德國和英國以及阿爾卑斯山地區),東歐和南歐國家以及荷蘭、芬蘭的綠色空間減少的比例很大。西班牙城市潘普洛納(7.8%)和赫塔菲(7.6%)的城市綠色空間減少幅度最大,法國索菲亞安提波利斯自治區減少幅度也達到了-7.6%。只有三個城市的綠色空間增加:葡萄牙法羅(3.3%)、法國尼斯(2.3%)和荷蘭卡佩勒·阿登艾瑟爾島(0.7%)。東歐地區城市綠色空間面積下降的最可能原因是,東歐國家加入歐盟后,經濟發展導致城市化加速;而南歐地區城市綠色空間面積下降的最可能原因是,旅游業增長帶動城市化發展,建設占用越來越多的綠色空間。

2.2我國典型城市綠色基礎設施

由于數據可獲得性問題,本文選取我國省會城市和副省級城市(共計35個城市)的綠地指標來表征我國城市綠色基礎設施的情況。數據來源于《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綠地數據包含公園綠地、防護綠地和廣場用地,較歐盟綠色基礎設施數據范圍偏小。結果表明,我國主要城市建成區內綠地占比普遍較低。2018年,35個城市綠地占比均在30%以下。其中,超過20%的僅有西寧和鄭州;占比10%-20%的有18個城市,5%-10%的有13個城市,石家莊和廣州綠地占比低于5%。

2012-2018年變化情況看,綠地占比增加的有17個城市,其中西寧和西安增長最多,均超過10個百分點,總體來看,我國西部城市增加較多。綠地占比減少的有18個城市,其中,石家莊減少達到14.7個百分點,主要是由于石家莊綠地面積減少的同時,建成區規模急劇擴張造成的。

3 歐洲城市綠色基礎設施建設的影響因素

ESPON“綠色基礎設施:為促進國土發展,加強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項目調查表明,實施綠色基礎設施建設的最大推動因素是利益相關者就共同目標和綜合規劃達成一致的戰略愿景,并在治理層面上做出政治承諾。綠色基礎設施建設需要空間,可能會增加土地利用競爭,導致原住民由于生態化過程而流離失所。

保護和恢復綠色與藍色空間的基本前提之一是掌握現有綠色基礎設施及其環境質量現狀?,F狀調查是實施綠色基礎設施規劃與建設的基礎。綠色基礎設施與空間規劃的融合,不僅考慮傳統保護生態環境的方法,更要充分認識到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和價值實現路徑,提高國家政府、地方政府或私營部門等利益相關者對在規劃和決策中使用綠色基礎設施經濟估值方法的認識。

4 歐盟實施綠色基礎設施建設的主要工具

4.1融資

綠色基礎設施融資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財政現有資金或政府貸款和收入,包括公共預算、贈款和捐款、產生收入的金融工具(土地銷售或租賃收入、稅收等)、“綠色融資”等;二是地方政府通過激勵利益相關者或刺激私人企業進行融資,包括以市場為基礎的工具(收費、稅收優惠、補貼、生態系統服務轉移支付等)、改善商業區和工業區環境的綠色基礎設施項目、設立捐贈基金、建立公私伙伴關系用于綠色基礎設施的交付和維護、設立循環基金(利用提取償還資金中的貸款或不斷流動的財政捐款)、社區資產轉移(如長期租賃獲取資金)等。

4.2地理信息

地理信息是實施綠色基礎設施納入空間規劃的有力工具。戰略環境影響評價是基于歐盟指令的環境評估工具,其目的是將環境評估納入戰略、計劃和方案中,應對環境、社會和經濟發展問題,提高土地利用效率,緩解氣候變化和生物多樣性喪失等長期環境挑戰,保證國家和地區的長期可持續發展。將地理信息納入戰略環境影響評價有助于建立歐盟所有成員國的基礎數據框架,將生態進程及其更具活力的國土空間發展的相關規劃標準整合在一起。

4.3政策工具

不同歐盟國家,綠色基礎設施戰略體現的形式不同。一些國家制定了國家或區域的戰略政策,另一些國家將符合歐盟的綠色基礎設施戰略納入不同的部門戰略、政策、立法和金融工具之中。歐盟綠色基礎設施戰略的核心建議是要制定國家戰略政策,主要包括設立區域規劃委員會;實施注重娛樂和衛生健康的都市區空間規劃(哥本哈根—斯卡內地區);在城市規劃中運用GIS,規劃立法中制定標準,自下而上的方法驅動(芬蘭城市規劃方案);將生態系統服務納入空間規劃(斯洛伐克的Tvarna地區);將綠色區域作為城市發展綜合戰略中旅游發展有機組成(羅馬尼亞的阿爾巴尤利亞)。

5 歐盟實施綠色基礎設施的實施案例

在國土空間規劃中要融入綠色基礎設施規劃并加以實施,如在規劃條例里要求新的住宅區納入一定比例的綠地。目前,已有一些關于綠色基礎設施融入空間規劃的地方案例,但還缺少國家尺度上的實踐。西班牙巴斯克地區在空間規劃中充分考慮了適應氣候變化的綠色基礎設施戰略布局,制定了《巴斯克地區空間規劃準則》。其空間規劃將氣候戰略融合在一起,充分考慮自然資產保護和綠色基礎設施建設,促進城市適應氣候變化的可持續發展。

英國倫敦奧林匹克公園是在密集和復雜的城市地區實施綠色基礎設施戰略的典型案例。該項目有明確的標準框架和高水平的政治承諾,保障了有效實施綠色基礎設施戰略。建造奧林匹克公園,解決了該地區長久以來環境、經濟和社會退化問題。該案例表明,規劃確定生物多樣性具體目標、生態學家參與規劃和政府部門的承諾非常重要,直接影響到綠色基礎設施的規劃與實施。

瑞典馬爾默市在2014年開始實施國土綜合整治計劃,引入了綠色空間系數,即城市建設用地需要用一定比例的綠色或藍色空間來補償地面硬化空間,評估這些綠色空間對噪音和空氣污染的減少和水凈化程度。綠色空間系數在0-1.0之間,居住區的設計標準是任何住宅庭院或綠色空間的綠色空間系數不得低于0.5。

低海拔沿海地區城市,由于氣候變化而面臨海平面上升,具有沿海風暴潮、海岸侵蝕和洪水的風險,藍色和綠色空間能夠對自然災害進行緩沖。丹麥哥本哈根等城市出臺了對于私人投資綠色設施的補償機制,補充海岸植被以穩定海灘和沙丘,維護和恢復海岸地貌和生態系統。荷蘭實施了三角洲計劃,旨在確保洪水風險管理和淡水供應,制定新的洪水保護和空間適應標準,確保城市和農業的淡水。

6 對我國的啟示

2006-2012年,歐洲僅個別城市出現了綠色基礎設施增長,我國主要城市在2012-2018年間綠地占比增長的也僅占一半左右。我國綠色空間占比大幅低于歐洲,綠色基礎設施建設明顯落后。在氣候變化減緩和適應行動迫切需要的情況下,需要建設跨部門、與地方聯合實施、多功能的綠色基礎設施網絡體系。

(1)現狀調查與分析。對城市現有的綠色和藍色空間進行調查和分析,可以確定綠色基礎設施“熱點”,準確提出需要增加保護或恢復的綠色基礎設施網絡的空間信息,考慮綠色基礎設施適應類型、空間配置等,為決定在何處投資提供依據。

(2)多方參與。參與實施綠色基礎設施建設的利益相關者必須有一個共同的戰略愿景,決策者和規劃者應就共同目標達成一致,確保規劃、實施和維護綠色基礎設施的過程得到協調。同時建立私營和公共投資機制,以及共同責任機制。

(3)運用地理信息系統方法。生態系統保護和恢復的規劃與政策都包含著綠色基礎設施網絡的地理信息,運用地理信息系統方法可以優化綠色基礎設施網絡,并將其效益、聯系、互補性和對不同部門的貢獻最大化。

(4)將綠色基礎設施戰略與現有政策融合。將綠色基礎設施納入現有戰略、政策和立法,通過使用現有政策和金融工具來實施綠色基礎設施戰略。

(5)創造性地思考。探索可以在屋頂或其他結構上面種植植被的方法,探索在農用地上增加綠籬,為野生動物提供棲息地和促進水的管理的可能性等。

(6)監測與評估。對土地覆蓋/利用變化進行監測,識別建設用地快速擴張的城市化熱點地區,評估綠色和藍色空間動態變化,監測綠色基礎設施是否占用耕地情況?;A設施、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之間的關系是動態的,必須長期監測和評估綠色基礎設施的變化,為制定有效和適應性的管理措施提供信息參考。

摘自:《國土資源情報》2021年10期

【來源:河北省自然資源廳_國際交流】